清明随笔


2011-04-10 13:07 原创 流意

又是一年清明时,时时岁岁不相同。

雨纷纷是常态,可是今年似乎更多了些冰冷和萧瑟。20年了,母亲会在清明祭扫的当天准备好一切当拾,儿女们带了驱车赶往父亲的墓地,略尽做子女的义务。仪式很简单,过程很简短。今年因为我在外地上班,兄弟们就没和我联系提前去了,等我到了母亲家才知道错过了。

只是错过也好,正好一个人去,好好在山上发呆。下午乘了没下雨,带上一束黄菊,三杯薄酒,爬到不高的山上,静静的。坐下来,脑子里想起父亲常哼唱的《红梅花开》《打靶归来》,儿时父亲给买的红色高跟鞋、彩色皮筋。物是人非事事休,父亲的宠爱早就随风飞逝,我的思念也就只能是面对一堆黄土的怨叹。一切的一切是那样的真切却又模糊,又都将随着记忆的消退而慢慢变淡。下山时竟然还迷了路,树丛中绕来绕去,就是不见了那条来时的小径。一处沟豪让我止步。似乎听到父亲和以往一样,轻轻说,走过去,别害怕。走过去?我能跨过去吗?不怕是假的,不跨是不行的,后退也是荆棘啊。可是彼时后面有父亲扶着。难道真如您常说的,一切都经历过了,一切就都过去了?。

父亲没有给我答复,一路落寞回到家里。今天的母亲更加孤单寂寞了,一声声轻轻的叹息是母亲在隐藏对父亲的怀念和幽怨。父母恩怨生活了几十年,当初仿佛一切都不随他们的人意,恩恩爱爱中夹杂有或多或少的无可奈何和烦恼忧愁,可是就在一个平常的周末,父亲撒手丢下母亲一个人走了,20年来,一切早就烟消云散。

人就这么一辈子,做错事不可以重来的一辈子,过了今天就不会再有另一个今天的一辈子,一分一秒都不会再回头的一辈子,匆匆忙忙得来,又急匆匆的走的一辈子。世事不能尽如我意,但求别愧我心。那种说假如还有来世,我一定一定要如何如何的人,说的一定是疯子,信的就一定是傻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