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1-10-21 13:58 留意

人生只如初见,君正柔情妾意浓。

成帝初见班婕妤,赞她优雅、贤德、名门闺秀。因美而贤,又因贤而美,反正怎么看着怎么舒服,千般爱怜万般宠幸。婕妤也忘怀感受着君王的柔情,两情相悦,情调怡然。彼时君王的手是温暖的,柔情的,她的脸上写着甜蜜的微笑,是爱情中,幸福的微笑,无法形容,真的无法形容。

一场爱情的盛宴。一切都是美好的。

美好有时候是一种毒,牵机毒。盛宴必散,散,对不想散的人来说就是致命。而爱情便是比牵机更毒的,是武林高手的剑,杀人于无形,手起时,剑已经吻上颈子,无血。

婕妤没料到,那身轻如燕,掌上起舞的女子便是自己的牵机毒。她其实也不弱啊,美貌才智都不差。要输,只输在拘于礼教循于礼数。更输在没认清她的爱情对象是一个男人,不是自己养的看家狗,何况这个男人的职业是皇帝。叹一句,遇人不淑,咬碎银牙往里吞。纵使如此,她也选择不在他面前站立,生生地,无趣,招人生厌。她自请去服侍太后。只置了皎洁如霜雪的尺素,裁作合欢扇,团圆似明月,也只是盼这扇能出入君王袖。她失了她的爱情,留了她自己的尊严。

直到那一天,那个男人,死在别的女子的温柔乡。繁华过后,这个被他抛弃的女人,被他冷落遗忘的女人,再一次选择了陪在他的身边,余生,一世。

曾记否,长信宫中,房深风冷,孤灯照壁?

张爱玲说,因为心定了,夜显得更静了,也更悠久。

同样悠久,婕妤在悠久中煎熬,同样寂静,婕妤在寂静中孤独。

回想那时,他向她伸出温暖的手,微笑。那时,她偎在他的怀中,巧笑盼兮。

时光如飞驹过隙,人生若只如初相见。

在时间面前,海誓山盟都是废话。这个世界,什么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年龄,容颜,还是那些纯净?人生不过是在时间的牢狱中,戴着年龄的枷锁,慢慢等来新生,也迎接死亡。

多少人曾以为,朋友=友谊,友谊=纯净。以为只要心诚,友谊总会地久天长。原来,曾经只是一个梦。他(她)算计的时候,脸上一定挂着那份温情的笑容。友谊只是他(她)的一条路,一座桥。有些朋友,或许可以相思,却不会长久;或许可以把酒言欢,却不会患难与共。天下事,皆为利往矣。

或许,真的不该抱怨这个世界太过吵闹,欲望横行。自己寻不到,是不是自己的修行不够呢?大家都在反问自己。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还说:佛笑人心痴,人心不自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