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爱的收煤人


2016-08-01 11:50 野马寨企业 孙天留

早上八点零几分,正走在上班的路上,我又一次看见收煤班的几个老师傅朝着煤场的方向走去,步伐稳健,精神抖擞。他们就是大家野马寨企业的收煤人。

在大家火电企业,我听到最多的是发电部运行人员的辛苦,殊不知,燃管部收煤班的老师傅们同样辛苦。煤炭成本,占到一个火电企业生产成本的75%,而这些煤炭都是通过收煤人手中的铁铲一车一车验收进来的。收煤班老师傅的平均年龄超过45岁,许多老师傅已临近退休,但他们依然坚守自己的岗位,丝毫不动摇,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收煤班的老师傅更加辛苦。

回想自己将近一年的收煤班工作。尽管我是班里最年轻的,但我却是每天早上最后一个到达班里的,说来真是愧疚。每天早上八点半,班长准时组织班员召开班前会,进行“三讲一落实”活动,指出当天在磅房、煤场以及煤场道路上的安全注意事项和危险点,然后就开始一整天忙碌的工作。工作结束,不论时间多晚,班长都会正常主持召开班后会,对这一整天的工作进行总结,同时对第二天的班前会、“三讲一落实”活动进行预安排,以做到真正的“人人讲”。这样的工作,收煤班的老师傅不论春夏秋冬,365天如一日地在进行。

春天,刮大风的季节,而且还留有冬天的余寒。但收煤班的老师傅并没有因此而不去指挥煤车道路交通,并没有因此而不去煤堆指挥煤车卸煤并监督采样。老师傅们迎风而上,忍受着冬天遗留的阵阵寒意,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严把入厂煤的质检关。

夏天,天气就如娃娃脸的季节,阴晴不定,时而酷热,时而狂风暴雨。而收煤班的老师傅们不论是骄阳似火还是刮风下雨,他们都严守自己的工作岗位,只要煤车一来,就正常的进行自己的工作,指挥煤车进入煤场、卸煤,然后采样,一项不落,严格按标准实行。往往在经过一天的辛勤工作之后,要么热得全身被汗水浸透,水筒鞋都能倒出溢出的汗水;要么全身被雨水淋个通透。

秋天,本应该是秋高气爽、天朗气清的季节,但六盘水的秋天却阴雨绵绵,还夹着丝丝凉入骨髓的清冷。收煤班的老师傅们不能欣赏黄金色的秋景,他们每天看到的只是眼前一车车黑色的煤炭,在秋凉秋雨中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

冬天,北风呼啸,寒风刺骨,是最难熬的季节。收煤验收工作都是室外工作,这更进一步加剧了老师傅们工作的艰辛,但他们不惧严寒,严守自己的职责,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不论多么冷的天,老师傅们都不愿意穿的太多,因为穿的过多会影响自己工作的敏捷度,从而妨碍煤质验收工作,影响这一天的工作效率。

为了加快收煤的速度,收煤班人员吃饭都是轮流吃饭,午餐都由食堂工作人员送到班组,由于路程较远,再加之天气的因素,有时当饭菜送到班组时已经冰凉,但老师傅们并没有因此而抱怨,他们理解送餐人员的不易,他们吃的开心,吃的暖心。午餐结束,就又匆忙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还记得刚到收煤班时,老师傅郭勇笑着对我说:“欢迎小孙到煤场锻炼身体!”后来才慢慢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老师傅们每天基本上是站着工作,站在煤场道路上指挥交通,让煤车有序进入煤场和卸煤区域;站着指挥煤车卸煤;站着进行采样验收&hellip”&hellip”我是刚刚从大学毕业的青年,正值年轻力壮,但刚到收煤班时却难于坚持,工作间歇往往都会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所以可以试想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师傅们有多么艰辛?他们不善言辞,将辛苦隐藏,因为他们怕说出来会影响像我这样的新员工,打击同事的工作积极性。

在收煤班老师傅们辛勤工作一天后,有时候会遇到停水的情况,尤其是在天气冰冷又经常刮风的冬春季节,老师傅每天工作完之后基本上就只能看见白白的牙齿和炯炯有神的眼睛,全身上下附着一层黑黑的煤灰,老师傅们就只能用干冷的毛巾擦去脸上的煤灰。每当那干冷的毛巾接触到他们那粗糙的皮肤之时,我的心都会隐隐作痛,而他们却笑着对我说:“没事,回家再洗!”

记得有一次坐下班车去市里,身旁就坐着一位收煤班的老师傅,老师傅坐下后不到三分钟就呼呼的睡着了,看着他那粗糙的双手,看着他脸上未洗净的煤灰,看着他慈祥的面容,我的心里不经涌上一股酸楚,道不出的难受。

收煤班每天收煤时往往会因为天气突变、交通堵塞,或是煤车机械故障,煤车不能准时到达煤场进行卸煤,这意味着加班。如此大的年纪,外加辛勤工作,本就已筋疲力尽,但老师傅们仍旧没有半句怨言,因为在他们心中,完成当天的煤量是他们的责任,加班把煤收完是他们的义务。

收煤班老师傅艰辛工作的写照实在是太多太多,写不完道不尽。他们在这样的年纪,不分春夏秋冬,365天如一日的坚守自己的岗位,用自己的眼睛和手中的铁铲严把入厂煤的质检关,不让一车掺假煤流入企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降低企业生产成本,维护企业利益,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