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故事中得出的反腐思考


2013-05-14 14:49 野马寨企业 陈德贵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生长所在的农村以出产水稻为主,实行集体生产,农民可以自养家禽家畜。在管理上也主要讲政治挂帅,唯成分论,分地主、富农、中农、贫农等。地主富农犯了事,可以按敌我矛盾进行批斗,贫下中农犯了事,则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只能以批评教育为主。在等待收割的季节里,稻田里快要成熟的谷穗黄橙橙的。那时候粮食金贵,生产队每年都要求农民(那时叫社员)不得放养鸡、鸭等家禽,以防家禽去啄食稻田里的谷穗。大家都想得到,谷穗是集体的,家禽是私有的,有胆大的或者仗着自己成分好的社员就经常偷偷把鸡、鸭放出去。农村居住比较分散,虽然邻里之间有监督,但是面子放不下也不好揭发,甚至是你放我也放,彼此心照不宣。任凭生产队大会小会年年教育,道理谁都懂,但是真正按要求实行得好的,首先是生产队干部,他们要带头遵守自己宣传的规定,否则,群众会在关键时刻用来抵触管制。其次是成分高的(地主、富农)社员,他们违反了要被批斗,付出的成本是很高的。还有就是独门独户的要收敛些,放出来的家禽不好说成“不知道是谁家的”。每年在靠近农户的稻田边,被啄食的稻谷很明显,成为了“老大难”问题。后来,在打倒“四人帮”后,在管理上不是很强调阶级斗争和唯成分论了,生产队干部想出一招,用剧毒农药拌玉米粒撒在田埂边,放养的家禽误食后必死无疑,刚开始也发生过家禽被毒死的事例,后来就基本杜绝了。从此后,生产队不需再作思想教育工作,只需在撒毒玉米前做好宣传告知工作就行,那效果是可想而知的。

如果大家把上述故事中偷放家禽啄食集体粮食比喻为贪腐行为,从以上事例可以反映出几条规律:

一是反腐不能有特权阶层,如上述贫下中农,否则,你说你的,我干我的;

二是不能只靠群众之间相互监督,如上述邻里之间的监督,现在时常发生的贪腐窝案也足以说明;

三是要加大违法成本,效果会相对较好。如上述的地主富农违发规定要挨批斗;

四是领导干部要置于群众监督之下,会比群众更遵守纪律;

五是行为后果无法推卸的,如上述的独门独户社员,将不得不遵守;

最后一条,也是最有效的一条,如果存在侥幸心理违反规定,逃脱惩罚的几率接近于零,那就没有人敢违反。如上述故事中投放毒玉米的措施最有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