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南方集中供暖可行吗?”


2014-12-01 10:47 野马寨企业 张羽江

日前,打开电脑Tencent资讯就冒出来一则评论:“南方集中供暖可行吗”。我感受过在有暖气的环境下过冬的温暖和舒适,看到这个题目我特别兴奋,于是,打开评论仔细看了三遍。这条消息再一次激起了我对东北老家的怀恋和对南方供暖的遐想。

文章开头称:“随着全国不少地区气温的下降,又到了&lsquo”北方人得瑟,南方人哆嗦&rsquo”的时候。”这句话真实写照南北冬日里的“温差”,也再次激起了我对北方温暖的得瑟和怀恋。打开电脑搜索有关供暖的话题,自然会跳出一个关于长江以南和长江以北供暖话题的讨论,在此我想大胆的说一句:如果简单的以长江为界限来讨论南方供不供暖的话太不实事求是了。这样“南北分治”科学性何在?但是,很欣慰的是这篇评论肯定了南方有必要供暖的问题,只是在供暖方式上存在争议。一部分人认为:南方集中供暖不应只停留在讨论上,而应提上议事日程、进入调研和方案制定程序。同时,也有人意识到:集中供暖虽然好处多多,但前期投入会非常大,而且由于管道建设等原因,对城市基础设施会造成很大挑战。他们从可操作性角度提出了南方集中供暖不必采取“一刀切”方式,应根据各地不同情况和条件,让各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分期逐步稳妥推进。而也有人认为:南方空气湿度大、墙体薄、门窗多,将要付出更多财力,才能获得与北方同样的温暖,与其如此,还不如多想想分户供暖的招儿。集中供暖也并非想象的那么完美,在温暖的背后也隐藏了很多问题。要看到,集中供暖的“性价比”未必有想象的那么高。首先,他们从开销上来分析,他们认为:集中供暖并非“免费午餐”,市民需要为此付出不菲代价。其次,在集中供暖的模式下,需要消耗相当大的管理成本,同时还认为供暖将带来环境污染等。对于文章中的一些观点,我表示很赞同,但是对于一部分观点,从个人的理解来说实在不敢苟同。对于南方供热,就拿贵州来说吧,总体来说就一句话:“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解决。”

首先从需求来说,贵州极其需要。贵州地处云贵高原,空气湿度相对较大,零下一度给人的感觉和北方零下二十多度差不多;贵州经济欠发达,冬天取暖设施不完善,尤其是冬天的学校教室,实在太需要取暖设施了,本人刚从那种阴冷、痛苦的环境中走出来不久,更加怀恋东北那份冬日里的温暖。解决供暖问题是一项很贴心的民生工程,对政府对群众都大有好处&hellip”&hellip”其次从资源和条件来说,南方有条件有资源。在南方,大大小小的火电厂鳞次栉比,比如说在贵州六盘水,煤炭资源丰富,几家火电厂坐落于六盘水境内,尤其是野马寨发电企业,距离六盘水市区约20公里,基本上是离市区最近的火电企业,而且供热技术已经很成熟,在企业内部已经向各个部门供暖;再次,从大家最关心的问题&mdash”&mdash”环境污染问题来说。国家现在出台了新的《环境保护法》,并于201511日正式实施,保护环境不容忽视。但是对于火电企业来说,脱硫、脱硝已经在大多数火电厂运行,火电企业对环境的污染得到有效控制。从节约资源的角度来说,大家可以充分合理利用火电厂的沸水、蒸汽实现供暖。南方的火电企业在这方面是一个很大的浪费,如果向社会供暖,就可实现一举多得:既解决了一大民生工程,又可实现资源的合理利用,还能提高火电企业的综合经济效益、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同时,避免了用户采取其它方式取暖,造成现有资源不被利用而去消耗另外资源的双重浪费现象。

个人粗浅的认为:南方供暖的问题应该因地制宜,片面的强调集中供暖和分散供暖都不具有灵活性、可行性,各地可以根据住户情况和火电厂分布情况,采取分、集结合的方式,采取就近原则,充分利用“废气”,而不是单独设立暖气企业,做一家独大的垄断工程。当然,在南方供暖也存在不少困难,切实解决好供暖项目,对发电企业来说是服务社会、回报社会、实现双赢的事情;对政府来说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前期投入是必要的、值得的;从节约、利用资源的角度来说是可行的,且已迫在眉睫;从环境保护来说也是一种间接的保护,毋庸置疑,因为它是一种对火电企业“废气”的合理利用,而不是重新发展新项目。

由此看来,南方供暖具有可行性,只要大家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研究出一套科学的、可行的供暖措施,政企同心,就能造福一方百姓,促进、带动地方经济发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